现在真正为养老焦虑的并不是“80后-体育新闻足球-大田新闻
点击关闭

朋友一个-现在真正为养老焦虑的并不是“80后

  • 时间:

首批24小时影院

至於「焦慮」,劉毅彬認為大可不必。「我們要做的是照顧好自己的身體,調整好生活節奏。平時多運動,多看看書,參加一些公益活動,達到健康、心態、財務、人際關係之間的平衡,而不是整天憂心忡忡。」

女白領的支出清單「這不是女朋友和老媽掉進水裡先救誰的問題,在養老問題面前,只能是看誰先老。」32歲的李曉(化名)是一名白領,和絕大多數「80后」一樣,她上有老,下有小,身上還背負着房貸。

正在打拚的「80后」有準備

「在如今的時代,只有不斷地學習,不斷更新自己的知識結構,才能夠不被淘汰。」但是,現實中能夠做到持續學習的人太少了,所以這種焦慮才會成為一種共同情感。生活中不管面臨什麼問題,都會導致焦慮。

但是,想歸想,真正開始行動的人卻依舊是少數。她發現,相比之下,「80后」還有儲蓄的習慣,而那些「95后」的同事則基本都是「月光」。在這群「95后」中,只有一個96年的小姑娘花錢比較有條理,對將來的養老問題也有比較清晰的認識。「這樣的太少見了。」

周麗媛是一家養老院的「80后」院長。大學學習護理的她,原本的職業目標是進醫院工作。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,她「誤打誤撞」地進入養老行業,一干就是十幾年。談到養老焦慮,她也有話要說。

她認為,現在真正為養老焦慮的並不是「80后」,而是五六十歲的群體。

「雖然養老很受關注,但養老院在人們心中卻一直形象不佳。」周麗媛說,她剛工作時,家裡對她的選擇很不能理解。「他們認為,你一個大學生畢業了,卻找了份伺候老人的工作。」對於家人的誤解,周麗媛也非常鬱悶。有一次,她試圖勸說父親能夠接受她的選擇,結果父親氣得猛拍方向盤,嚇得她只好作罷。

周麗媛說,雖然現在朋友圈裡養老焦慮的文章頻頻刷屏,但是這種手機上的焦慮更多的還是「無病呻吟」。她說,這種焦慮並沒有真正影響到年輕人。「每個人都害怕衰老,但衰老是正常現象。大家應該看到,人們不僅能夠很長壽,而且還能通過專業護理人員的干預,讓老年生活變得更有質量,從而不再擔心。」

隨着時代的發展,越來越多的人觀念開始轉變。在周麗媛所在的養老院,工作人員大多數都是年輕面孔,甚至有的員工剛剛二十齣頭。雖然都是從事養老,但在自己如何養老的問題上,大家的觀點也不一致。「有的人覺得應該攢錢住好一點的養老院,有的人就希望將來有座大房子,朋友們都住在一起。」至於她本人,除了購買了壽險,每個月還要定期存一筆錢。

養老院里的年輕人也不焦慮

保單里的有趣發現在33歲的保險顧問劉毅彬看來,李曉的情況具有一定的代表性。他曾留意過購買保險年金的客戶,發現70%以上的客戶群體都是40歲以上。「80后」、「90后」客戶不但比例少,而且購買的量級也相對較低。

李曉之所以更擔心父母的養老,是因為小時候家裡照顧姥姥姥爺給她留下了深刻的記憶。李曉的姥爺遭遇車禍,在ICU住了半年之久;姥姥則患有阿爾茨海默病,三個女兒輪流照顧了多年。「養老沒有經濟基礎是不行的。」李曉說,她把家庭支出的相當一部分預留出來,就是為了用作將來父母的養老。讓她感動的是,50多歲的母親有時還會貼補她的小家庭。「我媽這麼拼,也是為了將來養老給我們減輕負擔。」

不過,對於「80后」,賈筱珊卻非常樂觀。她認為,相比「70后」、「60后」,「80后」對「鐵飯碗」的意識更加淡薄,大家更加崇尚學習,於是湧現出了大量的「斜杠青年」。在她看來,對於養老問題,「80后」也會有焦慮,但是這種焦慮並沒有那麼強烈。「大家更傾向於通過不斷自我增值的方式來應對養老問題,而不是僅僅為養老存上一筆錢。」

當「80后」的朋友圈開始頻頻出現關注養老的文章時,人們猛然發現:最小的「80后」也已經30歲了。面對遙遠的養老問題,「80后」怎麼看?他們又是怎麼做養老準備的?上周,本報記者採訪了幾位「80后」。

他說,許多人把保險年金稱作「養老年金」。這個說法主要是來自40歲以上的客戶。「他們有足夠的資金,而且年齡偏大,而且許多人購買的目的就是為了養老。」相比之下,「80后」、「90后」的目的則不是那麼明確。「他們是為了投資理財,或者僅僅是為了避免『月光』,給自己存點錢。」他說,大多數年輕人對養老還是一知半解,需要社會的引導。

談到自己的養老規劃,李曉承認,現在不考慮並不是不重要,而是因為用錢的地方太多了。「網上都說我們是最慘的一代,可我覺得養老問題對於我們來說還沒那麼迫切,就算等到40歲再開始籌劃也不算太晚。」她說,如果是為自己的養老做準備,她可能會去做一些收益率更高的投資理財,為將來的晚年生活做好充分準備。

談到養老話題,「80后」這樣說:

「成年人的生活從來都不容易。」作為一名廣告從業者,李曉的朋友圈天天被各種各樣「中年焦慮」的雞湯文刷屏。當身邊不少年輕同事都開始為將來的養老問題焦慮時,李曉並非是無動於衷。「養老問題當然很重要。但我們倆離這個問題還有幾十年,我們的父母卻已經步入老年了」。

李曉給每月的支出排了一個先後順序:房貸、孩子、老人,最後才是她和丈夫。房子和孩子放在最前面,這很好理解。而把父母放在自己前面,則是根據實際情況作出的安排。「相比我們兩個人,我更擔心的是父母的養老問題。」李曉是獨生女,丈夫雖然有個姐姐,但按照傳統,老人以後是要跟著兒子過的,所以她不得不這樣考慮。

「如果不是從事這個職業,我可能也不會太關注養老問題。畢竟這個問題還很遙遠。」劉毅彬說,他一開始購買保險年金,也是給孩子用作教育金,並沒有想到自己。他說,大部分年輕人其實都一樣,都是看眼前,「活在當下」。

賈筱珊說,隨着社會的進步,「80后」這代人對於養老已經有了新的想法。他們不僅僅追求物質上的滿足,對精神層面的養老更是有着很高的要求。在她看來,只要提前做好準備,就不會為將來的養老過於擔心。「對於『80后』而言,首要的是安頓好自己的父母,勸說他們能夠接受新的養老觀念。」

他認為,「80后」這代人上有老下有小,做好未來生活的保障也是一種責任。對於更年輕的群體,尤其是「月光族」而言,要對未來有所規劃。

本報記者 王琪鵬

「用現在最流行的說法,就是在『舒適區』待得太久了。」她說,所謂的「中年焦慮」多出現在40歲至45歲左右的中年人身上,他們在傳統行業或是在大公司中工作,或是因為所處行業發生變化,或是因為公司起用新人,導致他們過去積攢的經驗值相對貶值。伴隨着年齡的增長,這種焦慮也會逐漸加深。

「焦慮」到底來自哪兒?知名養老品牌專家、《養老人說養老》作者賈筱珊也是一名「80后」。在她看來,許多人雖然未到老年,卻也十分焦慮,這種焦慮並不是因為養老,而是出於對自身現狀的不滿意。

「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。」賈筱珊說,「80后」防範風險的意識已經有了很大進步,基本上大家都會為將來做各種準備。她說,剛步入職場的年輕人考慮這個問題往往是有心無力。等到30多歲,職業狀態都比較穩定了,再考慮這個問題就可以更加從容一些。

已經「奔四」的「80后」大都上有老下有小,既是家庭的支柱,同時對養老問題的看法也發生了改變。視覺中國供圖

在他看來,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,是因為「80后」是消費主力,許多人沒有良好的儲蓄意識。「消費水平高,用錢的地方多,存不下什麼錢。」而且,「80后」往往工作壓力大,常用消費的方式來緩解這種壓力。對於許多人來說,眼前的問題都解決不了,長遠的養老問題自然就更顧不上了。

今日关键词:云南商场楼层坍塌